第二十九章 去边关打仗

类别:女生频道 作者:白兰氏鸡精字数:2307更新时间:21/08/01 14:36:29
    此为防盗章, 6小时之后可以看哟  自从知道了御子柴就是漫画里麻美子的原型, 黑泽便立即跑去隔壁的班向野崎那里借了本漫画, 仔细的又读了一遍。

    不得不说, 女主角麻美子那种有些傲娇的性子, 以及动不动就失落,受到人夸奖又瞬间自信起来的特点, 都跟御子柴惊人的相似。

    放在女主角身上竟然没有违和,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令人钦佩呢。

    “说起来应该让新角色登场了呢。”正当他仔细品味漫画的时候,野崎忽然对他说道。

    “你的漫画角色都是需要原型吗?”黑则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啊。”野崎手中转动着笔, 声音毫无起伏:“如果没有原型的话, 我就会按自己喜欢的角色来,这样就没什么特点了。”

    一想到对方那天把迹部画成了铃木的模样,黑泽顿时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这次要出场的角色是什么身份?”

    “这个啊。”野崎的手指一顿, 带着一丝迷之正气, 把目光投向他:“我不知道。”

    黑泽:“……”

    他就知道!

    已经对野崎不靠谱程度见怪不怪的黑泽困倦的打了个呵欠,没什么诚意的鼓舞道:“那你加油。”

    “等下。”见他要走,野崎忽然伸手拦住了他:“你觉得让铃木多一个情敌怎么样?”

    没有想到野崎会询问自己的意见, 黑泽愣了一瞬,才点头应道:“不是很好,有人物原型吗?”

    “这个人一定要帅气,性格好, 头脑聪明, 不然不可能与铃木并驾齐驱。”野崎掰着手指数了一圈, 忽然把视线直直的射向他:“我觉得你就很适合。”

    “……我该说谢谢吗, 你这么高看我。”

    “不用客气。”

    “但是光有性格还不够啊……毕竟具体要揣摩人物内心才行。”野崎拿起笔,点着桌角思考了片刻,最终一拍手掌朝黑泽示意道:“那么请允许我这一天对你进行密切的观察。”

    出于内心的无所谓,黑泽想也不想就简单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教室,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然而当每节下课都能在教室后门发现野崎拿着笔和本偷偷摸摸凝视他的身影时,他才终于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更别提起身上个厕所身后又有人尾随,一股毛骨悚然的气息不禁涌上了脊柱。

    “喂,黑泽。”偏偏身后的人却一无所知,双手合十低下头颅朝他搭话道:“下节课的作业你有没有写,拜托了,借我抄一下吧!”

    黑泽面无表情的盯了那火红的脑袋三秒钟:“我拒绝。”

    “不要啊,求你了!!”御子柴猛然扑了上去,一把抱住黑泽的大腿,可怜兮兮的哽咽着:“老师发起火来很可怕啊,拜托了,帮帮我这一次吧呜。”

    黑泽嫌弃的轻轻踢了他一脚:“谁让你不写作业,昨天干什么了。”

    “……这个。”御子柴语气发飘,别过了视线:“通宵玩了个游戏,但是真的很棒啊,如果黑泽你来玩也会上瘾的!”怕黑泽不知道似的,他得意的挺直了胸膛:“一晚上我就攻略了三个性格不同的女人呢,嘿嘿嘿,厉害吧!不过对于我这种帅哥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啦。”

    黑泽:“……”

    讲真,如果不清楚御子柴玩的是galgame的话……大概他会第一时间选择报警。

    “所以拜托了黑泽,帮我这一次吧!”

    眼见御子柴露出了像小奶狗似的可爱神情,黑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手拉过一只椅子坐到他的面前:“抄袭是绝对不可能的。离下节课还有一个小时,你现在开始做,不会的我教你。”

    御子柴又挣扎了几次后,见黑泽还是坚持着自己动手的原则,只好认命的搭耸下脑袋,苦着脸提起了笔。

    不得不说,身为学霸的黑泽对题目的讲解也十分独到,即使是那个上课不爱听课的御子柴都被他浅显易懂的讲解方式深深地吸引了。两人就在一讲一听的和谐氛围中,完成了今天的作业。

    “写完啦!”看着手中自己写出来的成果,御子柴别提多开心了,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脸蛋也升起了一抹红晕。

    看着他开心的模样,黑泽也不禁勾起了唇角,像奖励似的揉了揉他的发丝:“很棒。”

    然而他刚把手放了上去,就敏感的察觉到教室门口一双锐利的眸子忽然紧紧的盯着他们,便下意识的皱眉看去。

    结果看见的,便是野崎双眼放光,手腕如行云流水般嗖嗖嗖在纸上写着什么,脸上还带着迷之笑意。

    ……

    黑泽手指一僵,缓缓的收回了手掌,木着脸起身朝野崎走去。

    “……你在写什么?”

    “啊黑泽。”野崎头也没抬:“多亏了你刚才的动作,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梗,你先等等!”

    “……”他绝对不想知道对方写了什么!

    “恩,故事的内容大概已经定下来了,最后还差人物的外型。”半晌后,野崎终于从笔记中抬起了脑袋,上下打量了黑泽一番:“以你本人为外型怎么样,反正都很帅。”

    “请允许我郑重拒绝。”黑泽连忙后退了一步:“我的性格再加上我的外貌不是很容易暴露吗,这里还是反差大一点比较好。”

    “说的没错。”野崎点点头,在纸上又画起了什么:“那就把头发变长一点……脸小一点……腰细一点……对,还有衣服也要改变……”

    半分钟后,他满意的停下了笔,把纸递给了黑泽:“怎么样?”

    这么快就画好了,不愧是漫画家。

    黑泽惊讶的接了过来,定睛一看。

    一眼便看见了一条堪堪及膝的裙子。

    “……等等,这不是女生吗?!”

    只见白纸上两三笔勾勒出的是一个头发微长,穿着短裙,拥有精致脸蛋的少女,但那冷静又柔和的眉眼中,却依稀能够看到黑泽的痕迹。

    面对黑泽黑着脸的质疑,野崎淡定的摆了摆手:“不,他就是个男性,请不要误会,只不过爱好女装而已。”

    ……这明显就是让人误会啊?!再说麻美子为毛会看上这种女装大佬!说铃木的话还可信一些。

    “……原来如此!你真是天才啊黑泽!!不愧是作家!!”闻言,野崎瞪大了眼睛,一向面瘫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笑容,高喊道:“决定了,就让黑泽喜欢麻美子,铃木喜欢黑泽,麻美子喜欢铃木!完美的三角恋!!”

    黑泽:“……”

    他险些捏烂手中的纸张。

    更可气的是,野崎的刺激到这里还没有完:“唔……果然得看实物比较好,黑泽,今晚能到我家来吗?”

    他目光闪亮的掏出了一台相机:“家里刚买的水手服正愁没人穿,能穿上然后让我拍几张照片吗。”

    “……你给我滚。”

    一直到野崎满脸遗憾的离去,拼命抑制着怒火的黑泽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刚想把手里这张草稿眼不见心不烦的撕碎,就看见穿着裙子的鹿岛飞快的朝他跑了过来,打了个招呼。

    “哟,在这里干什么呢?”鹿岛好奇的凑近了他,低头看了看草稿,发出一声惊叹:“唔啊,画的好棒,这是你妹妹吗,总觉得跟你有些像。”

    不是,是个带把的大屌萌妹。

    一提到这事,黑泽就止不住的想要揍人。

    还没等他开口否认,鹿岛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猛然握住了他的手:“对了,戏剧部现在要为小道具上色什么的,你可以帮帮忙吗,因为人手不太够!”

    “啊,可以。”一直受到戏剧部堀前辈的照顾,黑泽没有什么迟疑便答应了,一年级入学的时候,堀前辈一直想让他加入戏剧部,并做了很大的努力,虽然最后依旧没有成功,但二人也是算是很好的朋友。

    而当黑泽跟鹿岛肩并肩的前往了戏剧部时,正巧看见佐仓正拿着画板,一脸凝重的朝堀前辈说着什么。

    “那个、堀前辈是……三角裤吗?!”

    黑泽:“……”

    他一脸震惊的看着明目张胆进行性骚扰的娇小的佐仓,心中不由得升起了浓浓的敬佩之意。

    不愧是头戴两个大蝴蝶结的人,真女人!

    用余光看去,鹿岛同样也被这句话惊得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然而当大家都以为堀前辈会暴怒不已的时候,前辈却只是微微睁大了眼睛,从喉咙中挤出几个音节:“那、那个是……莫非你也是?!”

    “是的!”佐仓笑的十分开心。

    你也穿吗?!

    “啊,黑泽君!”正当他难得脑细胞已经不够使用时,一旁的佐仓已经看见了他,并兴奋的挥了挥手:“黑泽君,你听我说啊,原来堀前辈是三角裤!吓了我一跳。”

    说着,她把手中的画板侧了过来,让黑泽清晰的看见画面。

    只见上面正四四方方的画着一条三角裤,但怎么看怎么有些眼熟,就好像是在哪里看见过这种画风一样。

    难道是?!

    黑泽的头脑中精光一闪。

    对了,以前在看野崎的原稿时,野崎曾经指给他看过,会用这种标记的,应该是负责画背景的人!

    “堀前辈,你真的是三角裤吗?!”隐约猜到了事实,黑泽还是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

    “难道黑泽你也是?!”堀前辈同样震惊的指着他。

    “对,我是最近才来的。”

    “这样啊,原来大家都是啊,世界真小。”

    “哈哈就是这样啊。”

    ……

    正当三个同是野崎助手的小伙伴相谈甚欢时,一旁的鹿岛像突然抽风一样,忽然一掀刘海,做出了帅气的表情,目光温柔的看向堀:“堀前辈……你今天穿的是胖次是三角裤吗?”

    回答他的,则是堀前辈黑着脸强烈的一踹:

    “你丫性骚扰啊!!!”

    “……天都快黑了好不好。”御子柴一脸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红毛,见黑泽险些又要迷迷糊糊睡去,连忙去拍他的脸:“清醒一点!别睡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脸颊被拍的火辣辣的难受,黑泽响皱起眉,目光如剑一般射向面前竟然敢打扰他美梦的人,御子柴毫无防备的被他凶狠的目光一瞪,竟有些后怕的退了一步,咽了口口水,心脏猛然剧烈的跃动起来。

    “啊……御子柴啊。”看清来人是他的笨蛋后桌后,黑泽顿时收回了凌厉视线,他揉了揉因为严重睡眠不足而还在隐隐作痛的额头问道:“有什么事吗?”

    连续几天晚上一直在做任务,他现在的精神力可谓消耗的极其严重,只想一觉睡到地老天荒。

    御子柴小心翼翼的瞥了眼他的表情,在意识到对方神情正常后,这才安心的又往前迈了一步,随即双手合十,可怜兮兮的低头说:“替我去参加联谊吧,黑泽!”

    黑泽:“……哈?”

    “拜托了,我现在能相信的只有你了!”御子柴的头颅更加低了几分:“就今天晚上而已,你替我参加吧。”

    沉默半晌,黑泽双手抱臂,漠然的看向御子柴说:“又因为莫名的虚荣心,不小心答应别人的请求了?”

    “……唔。”御子柴抬起头露出了小黑狗似的欲哭无泪的表情:“为什么我要那样说啊,我根本没有去参加过联谊。”

    “那你就去尝试一下不就知道了。”黑泽单手撑着下巴,打了个呵欠,轻飘飘的回应道:“我拒绝。”

    “我已经尝试了预先练习。”御子柴表情木然的看向远方:“……结果变成了单纯的女生聚会。”

    黑泽:“……”什么鬼。

    “我根本没法跟一群陌生的女生说话啊呜呜呜呜。”见他不为所动,御子柴哭丧着脸,差一点就要痛哭流涕的冲上去抱紧黑泽的大腿。

    黑泽本来就头疼,被御子柴这一折腾,更加心烦意乱起来,他连忙打断御子柴的眼泪攻势,提了个中肯的建议:“拜托鹿岛怎么样,她会喜欢这种事的。”